课程
登录 / 注册

雷神山攻坚,国家中医医疗队在做些什么

2020-02-25发布

从医护比到专业结构:就是来“啃硬骨头”的


据介绍,第四批国家中医医疗队由来自上海、广东、吉林的医护人员共同组成,共同接管雷神山的感染三科五、六、七、八这4个病区(即C5~C8病区),每个病区配置近50张床位。


其中,上海市派出122名队员,主要来自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龙华医院、曙光医院、岳阳医院和上海市中医医院,接管两个病区。广东、吉林各61名队员,各接管一个病区。广东省的队员以广东省中医院、深圳市中医院为主,还有来自深圳市多家区中医院的业务骨干。吉林省的队员来自长春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吉林省中医药科学院、长春市中医院、吉林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和辽源市中医院等。


“知道要来啃重症救治这块硬骨头的,所以我们的人员配置也围绕重症救治的特点展开。”国家中医药领军人才“岐黄学者”、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龙华医院急诊医学科主任方邦江教授介绍,三省队员都是按照重症治疗的要求,以1:3医护比成建制组建。学科组成方面,也以重症、呼吸、急诊、心血管科等为主,还有重症、危重症救治相关的消化、营养等科室人员。他们技术过硬、年富力强,不少人参加过抗击SARS疫情,经历过汶川抗震救灾等考验。


除此之外,考虑到重症危重症救治少不了西医的支持治疗技术,该批队员也都有所准备。“队员中大部分有传染病防控工作经验。紧急气管插管、呼吸机辅助呼吸、ECMO……所有这些可能会用到的技术,我们都有熟练掌握的医务人员。”第四批国家中医医疗队广东队领队、广东省中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邹旭教授表示,“医疗行业不是用兵一时,所以我们在平时就强化养兵,强调中西医综合技能培训、三基三严。”


据悉,上述三省医疗队员都是接到命令第一时间集结出发,同时还带来16台呼吸机及不少医疗防护物资,到达武汉后分秒必争做收治准备。“小到清理物资、整理床铺,大到电冰箱、文件柜等搬运,都是自己动手。”吉林队副领队、长春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副院长王健表示。正是凭着这股精神,雷神山医院的这四个中西医结合病区48小时内准备完毕,不到3小时完成首批患者收治。


有方案有经验有高人:不打无准备之仗


据了解,中医将新冠肺炎归属于“疫病”范畴。中医学在同疫病作斗争的过程中,积累了丰富的理论和宝贵的经验。三省医疗队对于迎接重症挑战,也已经从理论到实践做出准备。


吉林医疗队是带来了《长春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治方案(试行第三版)》。王健介绍,该方案是在首届国医大师、长春中医药大学终身教授任继学在抗击SARS经验的基础上,由长春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疫情防控首席专家、肺病科主任王檀教授团队制定。该方案将疾病分为外感期、肺炎期、恢复期,而且在每个分期下又细化了证型。“到达武汉后,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仝小林院士对我们的方案进行了指导,建议遵循三因制宜的原则,在武汉当地辨证应用。”王健介绍,通过服用中药,该病区18位病情相对较轻的患者,咳嗽、乏力、腹胀、食欲差等症状得到明显改善。在治疗过程中,针对一些患者年龄大、基础病多、容易转重的情况,他们在用药时针对新冠肺炎以寒湿为主,采用攻补兼施之法,预防疾病向重症、危重症发展。据悉,经过以中医为主的中西医结合治疗,该病区患者目前病情稳定。


广东医疗队除了带来广东方案,还有可靠“援手”。邹旭介绍,1月29日起,由广东省中医院副院长张忠德任队长的国家援助湖北第二支中医医疗队,已经接管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为新冠肺炎患者改造的隔离病区。这也是当时唯一由中医系统力量全力接管、负责诊治的定点救治医疗机构。“张院长他们已经在武汉积累了大量的重症救治经验。我们已经建立起远程会诊机制。他还会定期过来指导、查房。”


上海医疗队同样有备而来。据悉,方邦江教授长期从事中西医结合治疗重症感染等危急重症,领衔承担“基于‘截断扭转’策略的中医药防治脓毒症循证评价及效应机制研究”国家重点研发计划等科研项目20余项,牵头制定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风温肺热病(医院获得性肺炎)”等多个中医诊疗方案、临床路径和专家共识。这些经验对于新冠患者救治有较大指导意义。


“我祖籍湖北,在武汉读书、工作多年,我的过去的同事、朋友以及学生很多也都在武汉一线。疫情发生后,我一直通过电话、网络等方式与武汉的同道交流、指导临床救治工作。”方邦江表示,根据这些前期经验,春节期间,他还组织编写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中西医结合防控手册》,不久前已由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


中医有特色西医不落伍:让中西医结合有增益


既然是中西医结合病区,就要在保证西医救治水平不落伍的情况下,体现中医特色,让中西医结合发挥出1+1大于2的效果。为此,上述病区已经开始了富有特色的实践,并取得了初步效果。


据广东队邹旭介绍,来武汉时,该队带来了很多中医特色防护用品,包括清热解毒的汤药、穴位贴敷等,除了用于病人,还可以帮助队员们保持良好体力。


“按照中医理论,芳香类药物、香囊具有消毒作用。我们这次也带来了不少对证的香囊发放给患者。此外,还用无烟艾灸,给患者提高免疫力。”方邦江介绍,他们还在探索通过针灸疗法减少或者替代机械通气,初步使用效果良好。“很多重症病人面临呼吸衰竭难题,但是气管插管的同时会增加医务人员暴露风险。如果能通过针灸的使用减少或替代机械通气,对重症、危重症治疗将带来裨益。”


此外,针对重症患者普遍存在的身体底子差、情绪不稳定等情况,三省医疗队还不约而同推出了具有安神定志、提高免疫力功效的中医功法治疗,如八段锦、中医导引等。“症状轻一点的可以站到床边练,重症的也可以卧床练,坐着、躺着都可以,我们都有针对性的联系方法。”方邦江表示,队员们已经将相关功法指导做成网络版,并将二维码都贴到每个患者病床边,扫码即可跟着练习。


据悉,目前在上述病区,中医药治疗覆盖率已达到100%。而上述中医专家一致表示,中药汤剂仍是中医的“看家本领”。


“带着手套切脉,虽然没有平时那么敏感,但问题不大;带着护目镜看舌象,也没问题。”邹旭表示,根据一对一辨证情况,他们在最新版诊断方案的基础上“扶正救肺”,指导重症、危重症救治。


根据前期经验,方邦江也提出了治疗新冠肺炎“表里双解—截断扭转”的防治策略,拟定“败毒截断方”并应用于临床。


据悉,目前雷神山医院已经具备了中药汤剂供应能力。“上午开方,下午药就能送来病房。”邹旭说。


除了临床救治,吉林队每天还会根据拟定的50多项评估点对患者体征进行评估,观察病情变化。王健介绍,长春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团队在1月21日就启动了吉林省科技攻关项目——“结合地域特点辨证的中医药防治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的效果评价”,他们也把该研究在武汉病区同步开展,通过统计分析、总结,指导下一步更为科学、循证地展开救治。


“我们中医很荣幸也有信心参与雷神山医院的重症救治。要完成好这一使命,必须一切向救治效果看齐。”方邦江说,所以,中西医应该有机结合、共同承担,在结合的基础上充分发挥中医药的优势。“在抢救危重病方面,西医同行比中医来得更多。虽然没有特效药,但是有效方法还是积累出来了。这些都为我们开展工作提供了借鉴。我们希望在一些高风险、副作用大、疗效不确切的西医办法方面,积极探索中医药替代方法。让患者救治效果最优化。这就是中西医结合攻坚的意义。”


据悉,接下来,上述病区将积极推动建立病区间会诊机制、远程会诊机制和中西医会诊机制。

113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