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程
登录 / 注册

镶金嵌玉至宝丹

2019-09-11发布

至宝丹首载于宋代沈括的《灵苑方》,由生乌犀屑、朱砂、雄黄、生玳瑁屑、琥珀、麝香、龙脑、金箔、银箔、牛黄、安息香组成,具有清热开窍、化浊解毒的功效,主治中暑、中风及温病痰热内闭,适用于症见神昏谵语、身热烦躁、痰盛气粗,舌红、苔黄垢腻,脉滑数,以及小儿惊厥属于痰热内闭者。此方功效卓著,屡用屡效,后被收入《太平惠民和剂局方》,列为开篇第一方,故又名局方至宝丹。

清代温病学说兴起,温病四大家之一吴瑭在《温病条辨》中将此方略去雄黄、金银箔,并与安宫牛黄丸、紫雪丹合称为“凉开三宝”,是凉开剂中的常用代表方。吴瑭说:“此方荟萃各种灵异,皆能补心体,通心用,除邪秽,解热结,共成拨乱反正之功。”《汤头歌诀》编歌诀为:“至宝朱珀麝息香,雄玳犀角与牛黄;金银两箔兼龙脑,开窍清热解毒良。”

至宝丹作为治疗卒中昏厥的常用药,疗效良好,不仅医家人尽皆知,信手拈来,而在一般士人中亦广为人知,耳熟能详。说来有趣,北宋诗坛竟以这首方剂之名冠以一种诗风,称为“至宝丹体”。

至宝丹中药物多为珍惜难求之动物、矿物和树脂香类药材,价昂而功效著,贵重无比,故以“至宝”名之。取譬比类,当时便把以王珪为典型的、创作以镶金嵌玉、辞藻富艳著称的诗文称为“至宝丹体”。

王珪(1019—1085),字禹玉,华阳(今四川成都)人。宋仁宗二年(1042年),进士及第,高中榜眼,初通判扬州,累官参知政事、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封郇国公、岐国公,卒赠太师,谥“文恭”。他从登翰林到掌制诰者近二十年,朝廷的高文典册多出其手,文翰有名当时,时称“三旨相公”。他的诗流传至今约260余首,几乎全是近体律绝,由于他的诗风多“镶金嵌玉、雕润典丽”,富丽精工,故被人调侃为“至宝丹体”。

宋元人评其诗多有记载,宋代王直方《归叟诗话》云:“王禹玉诗,世号至宝丹,以其多使珍宝,如黄金必白玉对。”元代方回《瀛奎律髓》:“禹玉为词臣则摛藻细润,典雅劲健,未有后来全句长句之病,时号为至宝丹,以多用金玉锦绣之类。”南宋魏庆之《诗人玉屑》卷十一之《诗病》专立“至宝丹”条,转引北宋陈师道《后山诗话》的内容:“王岐公诗喜用金玉珠碧,以为富贵。而其兄谓之至宝丹也。”连王珪的兄长都讥之为“至宝丹”,故此事广为流传,时人竟干脆将王珪的诗便称为“至宝丹体”。

文学创作离不开作者的生活环境和生活体验,王珪为官一直在京城,侍奉皇帝左右,触目皆是北宋统一帝国的富丽堂皇气象和皇家奢侈豪华的生活,其一生未曾迁谪,沉沦下僚,接触贫厄。梅尧臣有诗状其况:“金带系袍回禁署,翠娥持烛侍吟窗。人间荣贵无如此,谁爱区区拥节幢。”可见其富贵逼人。故其赋诗多富贵气,自然流露出了富丽华艳、秀雅高贵的气质风貌。正如《北宋人小集跋》曰:“禹玉弱冠甲科出欧公之门,许光凝撰集序谓其‘不出都城致位宰相’。”其诗喜用金玉珠碧,以为富贵,故其兄讥为至宝丹。予谓岐公诗多富贵语,唯如此富贵人能为之。”南宋葛立方《韵语阳秋》卷一也曰:“人言居富贵之中者,则能道富贵语,亦犹居贫贱者工于说饥寒也。王岐公被遇四朝,目濡耳染,莫非富贵,则其诗章虽不富贵,得乎?”

在中国诗歌史上,以医方名来命名诗体的“至宝丹”现象,恐怕是绝无仅有的,虽然贬抑的成分多一些,但其诗确有特色,聊备一格,丰富了灿烂多姿的诗歌内容。更重要的是,我们可以通过这个趣闻,了解到至宝丹这个名贵方药在宋代之影响深远,反映了中医药已深入到文人仕宦的日常生活和思想意识中去了。


6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