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程
登录 / 注册

中医药在海外:阿尔及利亚与中国中医药结缘始于针灸

2021-01-21发布

阿尔及利亚是我国最早派遣援外医疗队的国家。自1963年中国向阿尔及利亚派遣首支援非医疗队至今,中国共向阿方派遣了23支医疗队、3000余名医生。经过援阿医疗队持续半个世纪的努力,中国针灸已在该国获得民众认可,具有一定的影响力。


作为科技部国际培训项目“中医药临床实践与研究进展高级研讨项目”的成果之一,据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医临床基础医学研究所赵静教授等人所著论文《阿尔及利亚中医药发展现状与分析》(以下简称“论文”)中论述,1963年4月,在周恩来总理亲自部署下,我国派出第一支以湖北医务人员为骨干的24人医疗队远赴非洲,由此开启了中国援外医疗的历史篇章。


当时,医疗队由中西医医生共同组成,我国著名针灸学家石学敏院士就曾于1968年至1972年间作为医疗队队长在当地开展工作。石学敏院士曾用两根银针,治疗骑马摔伤的阿方官员,使其患肢可以轻易抬起。正是医疗队中中医医生坚定的努力和良好的疗效,为针灸及中医药在阿尔及利亚的传播埋下种子。


阿尔及利亚当地医学一直由西医学主导,因此,中医疗法初入阿尔及利亚时,当地政府及人民对于中医药的有效性持观望和怀疑态度。随着针灸疗法在治疗某些病症方面显现出周期短、见效快、方便快捷等优势,逐渐被当地人民和国家领导人接受。及至1980年代,世界各国广泛兴起“针灸热”,针灸及中医药也逐渐被更多国家接受,在阿尔及利亚也开始了更好的发展。


针灸在阿尔及利亚发展良好


1997年,应阿尔及利亚政府要求及我国原卫生部正式批准,我国援阿医疗队新增设了一支针灸分队,主要负责在穆斯塔法医院、本·阿克隆专科医院和总统府卫生所三处医疗机构及我国在阿同胞的针灸治疗工作,日均接诊量100余人次以上。据相关资料显示,脑卒中、疼痛类疾病、药物使用障碍及抑郁症不断增多,成为困扰阿尔及利亚人民的主要健康问题,其中,疼痛类疾病以下背痛、头痛及颈项疼痛为主。根据当地实际情况,结合针灸治疗疼痛的确切疗效,针灸除被广泛应用于疼痛类病症的治疗,还被应用于颈源性头痛、哮喘、带状疱疹、骨折等多种疾病的治疗中。与此同时,媒体宣传也为针灸在阿尔及利亚的普及推广作出了贡献。阿尔及利亚《日出报》记者就曾在对我国针灸进行的采访和报道中,充分肯定了针灸的作用,引起了民众广泛关注。此外,除阿尔及利亚普通民众,阿尔及利亚总统及政府官员也通过针灸缓解病痛,这对于针灸及中医药在阿尔及利亚的推广具有很大的影响。


针灸带动了当地中医药发展,随着慢性病及老年疾病患者不断增长所带来的医疗压力,该国政府开始寻求更多传统与补充替代疗法的帮助。除针灸,更多中医药疗法得到认识与应用。例如,阿尔及利亚医生引入小针刀疗法,用于炎症及疼痛性疾病的治疗;拔罐与艾灸等中医疗法在阿尔及利亚也受到欢迎,部分私人诊所雇佣当地医生为患者提供拔罐或艾灸等治疗。


201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阿尔及利亚民主人民共和国政府关于中国派遣医疗队赴阿尔及利亚工作的议定书》(以下称《议定书》)在阿尔及尔正式签署,对援阿医疗队布局进行部分调整。2014年两国续签议定书,并于2015年开始向阿首都以外的省医疗分队增派针灸医生若干,并开设针灸门诊,阿方设立中医针灸治疗中心,并与中方共同建立对口合作医院,由中方针灸医生对阿方医疗工作人员进行培训,增进中阿双方在中医药领域的合作与交流。


2017年,湖北省原卫计委访阿代表团与当地政府达成合作共识,并签署合作备忘录,决定在阿尔及利亚建立中医中心。双方一致同意在加大推广针灸应用的基础上,开设推拿康复、骨伤诊疗等项目,并逐渐扩展至中医各临床专业;在合作形式方面,由单纯诊疗服务,扩展至当地医务人员培训、中阿双方学者互访和建立阿尔及利亚中医从业人员资格认证制度等。这些都将全面促进中医药在阿的发展。


多管齐下,扩大中医药影响


论文指出,随着针灸疗效的证实以及中医药等传统与补充替代医学在国际的发展与传播,越来越多的阿尔及利亚医生对于针灸及中医药产生兴趣。但限于没有专业中医药临床、教育及研究团体,多数专业人士与民众对针灸及中医药目前发展的具体情况、在疾病中的应用情况及具体作用都缺乏系统了解。因此,如何有效拓宽中医药宣传推广,提高临床医师及民众对于中医药的认知程度,仍然是中医药在该国发展的重要环节之一。


此外,由于中医药及针灸尚未进入当地医保系统,治疗需要全部由民众自费,在一定程度上也限制了中医药和针灸在当地的应用。因此,在中阿政府合作及两国医疗协作的基础上,有计划、有步骤地推动当地政府中医药及针灸立法进程及准入制度,明确中医药及针灸在当地医疗卫生体系中的具体定位并制定相关政策,在法律层面上保障中医药及针灸等医疗活动合法性,十分关键。


再者,阿尔及利亚本地医科大学及相关医学培训机构均未开设系统的针灸与中医药课程,当地也未设立中医药或针灸协会及资格认证,缺乏中医药系统完善的结构化教育认证体系。对中医药及针灸有浓厚兴趣并渴望进一步学习的当地民众及临床医师而言,缺乏接触学习中医药的可及途径和方式。同时,援阿医疗团中医师及针灸医师人数有限,难以满足当地人民不断增长的诊疗需求。因此,加强当地中医药及针灸人才的培养也是重中之重。

14429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