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程
登录 / 注册

民族医药的汉语称谓问题探讨

2020-12-01发布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21条规定,“国家发展医疗卫生事业,发展现代医药和我国传统医药”。根据我的理解,“我国传统医药”包括中医药、民族医药和民间医药三个部分。


    中医药是指以汉文化为背景的中国社会长期以来的主流医学,它是我国传统医药的当然代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之所以称“中医药管理局”,国务院制定的“三定方案”赋予它管理中医药、中西医结合、民族医药三项任务,这里的“中医药”代表了“中国传统医药”,具有“长兄代父”的意思和作用。


    民族医药是指我国少数民族的传统医药。在中国当代语境下,“少数民族”简称(通称)“民族”,如“中央民族事务委员会”“民族政策”“民族问题”“民族学院”,这里的“民族”都是“少数民族”的简称。所以,“少数民族传统医药”简称“民族医药”。


    民间医药是指既无特定民族文化背景又非属于中医《黄帝内经》主流一脉的散在于民间的草医草药。中医药和民族医药有不少互相学习、互相补充、互相借鉴的相似相通之处,但在文化背景、医学体系、医技方药方面则有原则差异和基本不同。所以民族医药不是中医药的某个分支,而是中医药在学术上必须平等相待的姊妹。正像民族的识别不可混淆一样,各民族医药之间的差异和平等也不可忽视。


    于是,传统医药的“概念之树”其躯干(第一级)是传统医药,第二级分支是中医药、藏医药、蒙医药、维医药、傣医药、壮医药、苗医药、瑶医药、彝医药、土家医药、侗医药、朝医药、回医药、哈医药、羌医药、畲医药、仫佬医药,等等。第三级分支,再在各种医药之下,分理论、临床、诊法、疗法、药物、技艺,等等。


    按照中医药、藏医药、蒙医药的习惯叫法,笔者建议,原则上,每个民族医药的前面冠以这个民族的汉语简称,并省去“族”字。如藏医药,不叫“藏族医药”,叫“藏医药”;蒙医药,不叫“蒙古族医药”,叫“蒙医药”;维吾尔医药,不叫“维吾尔族医药”,叫“维医药”(有些维吾尔族医学专家不同意简称,但已约定俗成)。但是,汉语简称简到什么程度,“毛南族”简称“毛”,“东乡族”简称“东”,是否妥当?省去“族”字,对某些跨境民族也会发生歧义。这些问题,约有以下六个:


    一是某些少数民族的族名鲜为人知,简写以后更难认识,如“仫佬医药”“仡佬医药”“傈僳医药”,就不宜叫仫医药、仡医药、傈医药。


二是某些少数民族的族名简写以后,容易发生歧义,如东乡族、毛南族、布依族、高山族、拉祜族、京族、水族、土族的传统医药,宜称“东乡医药”,“毛南医药”“布依医药”“高山医药”“拉祜医药”“京族医药”“水族医药”“土族医药”,不宜简称为东医药、毛医药、布医药、高医药、拉医药、京医药、水医药、土医药;


    三是有些少数民族的族名简写以后,容易误解为形容词,如“怒族医药”“白族医药”,不宜简称为怒医药、白医药。


    四是土家医药,是土家族的传统医药。我国除了土家族以外,还有一个土族。所以把“土家医药”和“土族医药”明确分开,不致混淆。


    五是哈萨克族医药,近几年已简称为“哈医药”了。于是,哈尼族医药就叫“哈尼医药”。

    六是还有若干少数民族,是跨境民族。在我国境内是少数民族,在境外邻国,可能是大民族或主体民族。在境外,他们的民族传统医药可能已经淘汰,至少无意利用或不可能去振兴。而在我国,认为每个民族在历史上都有自己的医药创造和医药积累,本着尊重文化多样性的精神,始终尊重他们的传统文化和传统医药,并不同程度地开展了发掘整理工作。不论其内容多寡,成效如何,我们都列在其中,给它们留下位置。它们的名称凡已经简化且合理的,根据约定俗成的原则,可以继续简化,如“朝医药”“哈医药”;有的不宜简化,就保持其全称,如俄罗斯族医药、吉尔吉斯族医药、塔吉克族医药、乌孜别克族医药。


    这样,无论从学术上讲还是从工作上讲,简化是必要的,能减去“族”字的就减去“族”字,能简化名称的就简化名称。但一般来说,例外太多,原则就不存在了。与其如此,我们把原则和例外结合起来。为了不至于产生错乱,不妨笨事笨做,把各民族医药的汉文名称逐一列出,规范如下(排序出自《中国民族年鉴》):


 蒙医药、回医药、藏医药、维医药、壮医药、苗医药、彝医药、布依医药、朝医药、满医药、侗医药、瑶医药、白族医药、土家医药、哈尼医药、哈医药、傣医药、黎医药、傈僳医药、佤医药、畲医药、高山族医药、拉祜医药、水族医药、东乡医药、纳西医药、景颇医药、柯尔克孜族医药、土族医药、达斡尔医药、仫佬医药、羌医药、布朗医药、撒拉医药、毛南医药、仡佬医药、锡伯医药、阿昌医药、普米医药、塔吉克族医药、怒族医药、乌孜别克族医药、俄罗斯族医药、鄂温克医药、德昂医药、保安医药、裕固医药、京族医药、塔塔尔族医药、独龙医药、鄂伦春医药、赫哲医药、门巴医药、珞巴医药、基诺医药。


    有人认为,世界上哪有那么多传统医药?有些少数民族地区非常贫困,人口不多,没有文字,难道有传统医药吗?那些零星的东西能算得上是传统医药吗?其实,没有文字,不等于没有文化。人类只要生存,就会有医药的需求,就会有医药的发现和创造。有些民族地区,既无中医,也无西医,靠的就是当地的草药草医。根据近30年来对民族医药的发掘整理,充分证明了这一点。对民族医药的认知和尊重,就是对民族文化的认知和尊重,就是对少数民族的认知和尊重,就是对文化多样性这一文明现象的认知和尊重。


    本文写作过程中,曾得到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国医史文献研究所民族医学研究室副主任甄艳博士的指导和帮助,并征求过30多位民族医药专家的意见。本文根据专家的反馈意见,做了修正。(文章作者:诸国本)


65134
0条评论